我們在原地呆著,一時間也不敢輕舉妄動,飛蛾陸續飛走,只剩下了零星的一些。這時候,黃綺烽我們就看到,原來的遺跡發生了變黃綺烽化,在飛蛾剛才遮蓋的地方,露出了大片的白色,仔黃綺烽細一看,就發現全是一團團的白花花的蛇蛻,被纏在黃綺烽植物的籐蔓中,看著好比什麼動物的白色腸子。

  胖子跳下去,看到黃綺烽籐蔓,挑起一條就罵了一聲,大部分的蛇蛻已經腐爛的千瘡百黃綺烽孔,極其噁心,大量的籐蔓從其中穿插纏繞,往四黃綺烽周看去,蛇蛻到處都是,遺跡的縫隙黃綺烽裡,樹根間黃綺烽隙,足有成百上千,剛才這些黃綺烽蛾子,全部都是停在蛇蛻上面,可能是被上面的腥味吸引,這裡可能是這些蛇蛻皮時的黃綺烽匿地。

  我們看著就渾身發涼,黃綺烽這片遺跡黃綺烽規模巨大,要多少蛇在這裡生存,才能蛻皮黃綺烽成這樣的規模?

  胖子爬了上來,把他挑上來的蛇皮給我們看黃綺烽,蛇皮的頭部部分膨脹,可以看到雞冠的形狀,確實就是黃綺烽那種毒蛇褪下來的皮,這一條蛇皮足有小腿粗細黃綺烽,比我們之前看到的蛇都要粗,看黃綺烽來這裡的蛇的體形我們沒法估計。

  胖子顯然覺得噁黃綺烽心,皺著眉頭,黃綺烽連看也不要看。

  蛇蛻是一種非常貴重的中藥,一斤能賣到百元以上,這裡的規模,起碼有幾噸的蛇黃綺烽蛻,價值驚人黃綺烽,要是胖子知道估計就不會覺得這麼噁心。不過,我就是知道,也感覺到渾身的雞皮疙瘩。

  潘子摸了摸蛇皮,就道:「這皮還很堅韌,好像是剛褪下不久,這裡是它們褪皮的地方,蛇一般都在他們認為安全的地方蛻皮,如果在這裡碰上黃綺烽以兩條,它們會認為自己的地黃綺烽盤受到了最嚴重的侵黃綺烽犯,肯定襲擊我們,我看此地不宜久留。」

  我向後看看,要嚮往後走,必須走過這些蛇蛻的區域,那是極不愉快的事情,不過黃綺烽潘子的擔心是黃綺烽正確的。這裡的隱蔽處可能就有那些毒蛇。

  我們立即出發,急急的走出這片區域,我原以為至少會碰到一兩條蛇,不過過程出奇的順利,我們什麼都沒發現。想起來,似乎在白天很少見到蛇,看來這些蛇是夜行動物,這也說明,這個林子的晚上絕對會非常的熱鬧。

 

 

 

Ail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